网赌网址

您当前位置:网赌网址 > 关于 >

从业者解读十大即将破产行业:LED业已成夕阳行

发布日期:2019-06-23 18:58浏览次数:

  ““钱荒”的背景下,近日,有关团购、信托、钢铁等十大行业将破产的传闻备受关注。“咱们这行会破产吗”甚至成了时下不少企业界人士和相关行业从业者见面的问候语。这些被传行业会不会面临破产潮?目前这十大行业的现状如何?北京青年报派出记者,探访这十大行业的从业者和业内权威专家,让他们讲述这些行业到底会不会面临破产风险。”

  传闻:2010年3月,团购商业模式出现,仅三年后,这个当初人气最旺的创业和投资行当早已草木皆兵,陆陆续续关张裁员,直至最近颇具知名度的团宝网和聚齐网先后陷入困境。有报告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国团购网站总数高达6218家,累计关闭4670家,死亡率达75%,运营中1548家。

  “从2010年至今,团购网站行业在中国已经发展3年,其间有高潮也有低谷,团购行业不是即将出现破产潮,而是已经出现破产潮。”团购网从业者刘兵肯定地对北青报记者说。

  今年26岁的刘兵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团购网站,负责本地商户拓展,薪水是按“底薪加提成”模式。“我负责发展餐饮行业商家,底薪3000元,加上销售提成,每个月基本上能拿到五六千元。”2011年上半年,团购网站大量涌现,刘兵跳槽到一家新成立的团购网站,月收入涨到近万元。但他很快发现,行业竞争变得非常激烈,“卖得越多赔得越多”。果然,进入2012年后几个大股东要求公司减亏,公司的销售政策越来越严苛,刘兵的工作变得很难做,到了下半年,大量团购网站倒闭,刘兵所在的网站也进行了裁员,他虽然没有被裁,但收入减少很多。

  “目前排名居前的5家团购网站市场份额超过九成,剩下的中小团购网站只能争夺不到一成的市场份额,团购网站的破产倒闭潮还将继续。国内团购网站数量最高峰时曾超过6000家,目前还在运营的团购网站只有1548家。”团购专家、团800创始人胡琛表示。对于团购行业的前景,他仍然保持乐观,国内三四线城市的团购市场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团购行业成为O2O的焦点领域。文/本报记者 车利侠

  传闻:自2004年中国造船业进入黄金时代以来,中国造船厂的数量便开始飞速增长。然而,金融危机的爆发给全球造船业浇了一桶冷水,受全球造船市场持续低迷影响,我国去年开始出现造船企业破产倒闭潮,民营船厂首当其冲。全国倒闭的船厂已有上千家,其中很多是由于资金链断裂。“融资难”影响更甚于“订单荒”,往往成为压垮船厂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是2008年入职的,当时很多人塞条子托关系,都要来熔盛重工做工,我们当地人都以此为荣。”熔盛重工前员工尤先生,30多岁,家住距离熔盛重工数公里远的长青小区。北青报记者在采访中还见到了他在熔盛重工的3位朋友。

  “我是负责起重吊运的,属于辅助工种,所以收入上不去。2010年,我离开了熔盛重工,因为收入并不理想。当时也有人走,不过稀稀拉拉的,直到去年年底,一批一批的人离开厂子。我的邻居几乎全在熔盛上班,很多人希望它尽快好起来,毕竟一家都指着工资过日子呢。留在单位的人也看不到以后的出路,谁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呢?”

  “新的信贷政策一方面是要继续促进船舶行业消化过剩产能,另一方面也在为即将到来的行业洗牌准备资金支持。”航运界网站总编辑齐银良表示,“破产行业一说过于耸人听闻,作为生态链的一环,没有哪个行业会破产。”浙江台州曾是全球著名的中小船舶制造基地,拥有造船厂总量190多家。当地业内人士估计,从下半年开始,大量小型船厂将不得不选择倒闭,“190多家能够留下来20%,就谢天谢地了”。文/本报记者 刘慎良

  传言:在“钱荒”来袭的大背景下,身处行业寒冬的钢铁行业无疑雪上加霜。中小型钢企面临“生死抉择”,国内大型钢企的日子也过得并不舒坦,在资金危急时刻,不得不靠政府的“输血”得以存活。钢铁行业已从“难进难出”的产业变成“易进难出”的产业。

  “我当时是凑了50万元钱入股,没到三年就收回了成本,后来小钢厂的生意也一直不断扩张。”十年前,温州商人周先生看到了因建设高潮的到来而带来的商机,和几个同乡在福建福鼎共同出资设立了一家小钢厂,投资也很快见到了成效。

  不过,随着整个经济大环境的变化,周先生入股的小钢厂的生意从2010年以后开始变得艰难,产品大量积压在仓库里而无法得到消化。在连续三年出现经营亏损之后,几位股东也没有新的资金维持小钢厂的运转,最终他们于今年初关闭了这家经营了多年的小钢厂。

  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苑志斌认为,钢铁行业已经告别了高利润时代,其当前最主要的问题在于产能过剩,进而导致恶性竞争、盈利下滑乃至亏损。钢铁行业今后的形势将取决于整个经济环境的变化,他认为微利将成为钢铁行业今后的常态,一些钢铁企业为了生存,将会通过适度多元化、发展“非钢”产业等方式谋求出路。此外,环保压力是钢铁业的倒闭潮是否进一步蔓延的关键因素之一,在小型钢铁企业扎堆的河北,由于京津冀地区雾霾问题日益引起重视,高污染的小型钢企已被陆续关停取缔上百家。

  传言:有专家测算,如全国4亿多家庭,每个家庭仅使用3只LED节能灯,至少有300亿元的市场规模。然而,准备饱餐一顿的LED相关企业,却没能吃到香喷喷的“大蛋糕”。2012年,全国LED企业设备开机率不到60%,产能利用率更是仅在30%左右。产能过剩引发的价格战相当激烈。未来两到三年,中国LED下游会有60%以上的工厂倒闭或转型。

  郭秉银是深圳一家LED企业的销售经理,他所在的企业是国内最早一批从事LED产业的。他如今面对的是竞争对手在拼命压价,厂里的LED产品价格正以每年60%的速度狂跌以保住份额。“原来我们的精力都是放在技术研发上,而现在的主要精力都在于如何降低成本保住市场!”他感慨道。即便这样,他们还经常有几乎已经要签单的合同被同行以更低的价格抢走。

  “只有不景气的企业,没有不景气的行业,这句话对于眼下的LED产业再合适不过了!事实上,国家对于LED产业的政策是非常有利的!”资深行业观察人士刘荷青昨天这样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评价被外界描述为面临“破产潮”的LED产业。他认为,现在的LED产业问题在于不够健康,而真正健康的LED产业大有可为。

  传言:有报告认为,未来5年,房地产企业数量将可能减少三成,其中减少的企业以中小房企为主。如果限购政策继续严格执行,地产行业洗牌会更加彻底,三四线城市本土房企将被洗牌或逐渐边缘化。

  徐亮是北京人,已经在地产行业工作了7年。三年前,为了获得一个职位,他从北京的一家地产公司跳槽去了河北固安的一家开发商,任职销售总监,经过三年,他现在已经是这家固安小地产公司的副总经理了。但随着几家大开发商进驻固安,像他们这样的小公司拿地就困难了。对于未来,徐亮没有太多信心,他自己也在寻思跳槽回北京的开发商,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

  中国房地产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对于未来各种类型的地方小房企,业内普遍不乐观,即便不出现倒闭潮,也可能出现大量没有项目的僵尸房企。该人士预计,未来3年内至少有30%的内地房企被淘汰,企业总数将由目前约5万家减至3.5万家。

  传言:曾为国内本土最大的东方家园建材超市总部正在申请破产,美国第二大建材零售商家得宝宣布关闭其在中国的所有店面,英国百安居将中国区的门店由高峰时的60多家削减至40家左右……不断“消失”的店铺和倒闭的大型卖场告诉我们,国内家居建材领域正在遭受一次不小的冲击。

  “这个行业是分化的行业,倒闭关门的都是有种种经营不善的。”杨林是去年加入红星美凯龙的。在此之前,她在一家基金公司工作。现在,收入比之前实现了翻番。她的很多朋友觉得不理解,她却觉得无所谓,金融行业虽然看似高端,但很少有惊喜。“而现在的工作更加带劲,这种野蛮扩张更有想象力,一年之间就在多个城市开建大卖场。去地方谈项目,地方政府总是笑脸相迎,还主动提供税收和优惠土地。”

  “整体而言,家居卖场行业出现闭店潮,主要还是那些经营落伍、不思变革的企业,或者是一些外资品牌管理机械,不了解中国人消费需求。整体而言,这个行业谈不上消亡,只是变革和升级。”商业财经评论人士杨先城告诉北青报记者。他认为传统大卖场商业出现了一些问题,如租金成本,如电子商务冲击。但值得注意的是,行业中一些公司也发展出了新的商业模式,如红星美凯龙等公司已经不再是单纯向厂家出租店面,而是依靠自己的品牌开始做商业地产开发。文/本报记者 范辉

  传言:中国远洋“老船长”魏家福正式离任中国远洋,把A股亏损王留给马泽华。魏家福频频被称为“A股史上最大亏损上市央企的掌门人”,旗下最重要的上市平台中国远洋被ST,并岌岌可危。作为央企,中国远洋可以不倒闭,因为有政府的补贴。但是航运业的其他企业或许没有这么幸运了。航运业持续低迷,航运企业经营“惨淡声一片”,尤以干散货航运市场为甚。与此同时,燃油及相关成本又居高不下,航运业亏损在加剧。

  “跑外轮的收入都差不多。像我们这行,现在是强度大了,收入却没怎么增加。以前每人每天有7.5美元的伙食费,可以算进收入;现在都包含在伙食里面了,这块收入就没了。”北京华洋公司员工汉森·亨利,50岁,外轮大厨,长年跑远洋运输,到过世界很多地方。他向北青报记者抱怨,“与四五年前比,高层的收入确实提高了,一线人员的收入没多少变化。我现在的收入工资加奖金就是1000美元,比2008年、2009年那会儿,多了100美元吧。与朋友们聊天时,他们都叹息,这个行业的黄金期早过去了。”

  “有些公司倒了,也有些公司忙于接单,不过每笔单子利润却少得可怜。”航运界网站总编辑齐银良表示,造船与航运的低迷,主要是全球经济下滑以及运力严重过剩造成的。“行业触底了,但并不意味着风暴已经过去,央企有些人说这轮周期进入底部,可以抄底了,他们这么说是因为不管经济好与坏,都不愁没钱。我不建议抄底,现在行业很多规律都被打破了,比如全球一体化,造船周期的缩短,运力严重过剩。作为强周期的行业,不能轻言结束。”而针对上海自贸区对造船和航运两个板块有什么利好影响,齐银良表示:“这个还需要观察,目前看不出来。将来在外汇与税收方面,能够帮助企业降低成本,就是很大的利好了。”

  传言:用市场人士的话说就是“信托通过几年畸形发展,到了开始还债的时候了”。今年以来,从“青岛凯悦”到“三峡全通”再到“舒斯贝尔”,甚至包括目前事件走向尚不明确的*信托融资展期遭拒一事,信托业风险一再暴露在公众视野之下。

  “信托行业流动性比较大,一年跳槽一次的员工并不稀奇。最近一些券商和基金子公司都来信托挖人,我对此不大感兴趣。信托行业虽然这两年制度红利逐渐消失,但这个行业的前景是光明的,只不过需要真正懂业务、有创新精神的人来做,将来的信托肯定不再是‘打猎’文化了。我们作为一个金融部门的定位会越来越清晰。”小刘2005年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信托行业,算是比较早的信托从业者,受益于当时房地产行业的快速发展,项目分红和年终奖非常可观。

  “应客观、全面地看待信托行业的快速发展。”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执行所长邢成表示。一方面,信托行业对实体经济给予了较大的支持;另一方面,信托的资产规模超过10万亿,在跻身第二大金融业态的同时,快速增长的资产规模中也存在一定成分的泡沫。他强调,目前信托行业面临一些发展困境和潜在的风险因素,如果不高度重视并及时加以解决,就有可能不断积聚,逐渐发酵,最终影响行业健康可持续的发展。所以目前信托公司应对已有或潜在的风险及时化解,尽早防范。

  传言:第三方理财机构主要靠销售产品来获取利润,其中占比最大的就是信托。今年以来,信托整体发行规模大幅下降、信托公司加码异地直销——上游行业的缩水,给第三方理财机构带来更大的冲击。那些缺少核心竞争力的第三方理财机构或将面临被淘汰的危机。有业内人士说,第三方理财,要倒掉五六百家,才会像模像样地细分龙头出来。

  程怡在第三方理财机构工作了七年,先后在和讯旗下理财公司等任职。在她看来,目前第三方理财公司遇到的瓶颈主要还是成本问题,集中来说就是“人财物”三个层面。比如“财”,作为一家拥有牌照的基金销售第三方理财公司,必须要承担监管银行成本和第三方支付成本,这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行业内人士认为这一门类方兴未艾,专业不足的公司首先会被淘汰。“往往大家会觉得客户资源不足是一家公司最先被淘汰的原因,但是往往事实并不是这样。这是一个新兴行业,目前没有出现寡头效应,因此各家公司都有机会,但是这也挑战着管理者的智慧和勇气,相信未来一定会有黑马出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理财人士表示,“最后这些公司有可能都会殊途同归,成为像美国嘉信理财这样的,成为以互联网在线交易系统为竞争力的平台公司。”文/本报记者 范辉

  传言:“错过了深圳,错过了浦东,不要错过天津滨海!”一句响亮的口号,曾是天津发展PE的招牌,天津也一度成为了PE天堂。不过,才仅仅几年时间,这个美誉就成了“烫手山芋”,不少公司和个人以私募投资的名义,使许多投资者被卷入了“庞氏骗局”中。盛宴过后,繁华褪尽。募资难、投资回报下滑、监管升级等一系列困难与挑战,似乎令PE的生存环境举步维艰。

  原本在人们眼中,PE从业者是令人羡慕嫉妒恨的“金领投资人”。然而前年才入行的小王没赶上这样的好年景,又恰巧赶上了IPO暂停的“倒霉”日子。“PE从业人员的日子不好过。我现在坐公交、吃泡面、忙调研,一年下来也拿不到几个钱儿,我们这些人也拿不到分红和提成,现在就是基本工资,一个月几千块钱,是个纯PE屌丝。”“过去一年多,圈里人薪酬急速下降,离职率越来越高。”

  “现在PE行业处于‘战国时代’,洗牌在所难免。从此次IPO暂停来看,将宝都押在IPO上的风险过大,以后单纯通过IPO退出获取利润的PE活下来会非常艰难。能活下来的PE将是那些实力雄厚和资源丰富的公司,这些企业会更注重被投资企业的实际需求,也有足够的时间和能力去培育一些早期具有成长性的企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想等着‘瓜熟蒂落’去‘摘桃子’。”清科研究中心分析师郑知行如是说。文/本报记者 吴琳琳



相关阅读:网赌网址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网络经营许可证    

网赌网址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