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网址

您当前位置:网赌网址 > 关于 >

一年进账42亿!台州男子从夕阳产业挖出上亿生意

发布日期:2019-05-20 02:49浏览次数:

  随着服装生产的工业化,缝纫机一步步被时代淘汰,这个行业也成为了夕阳产业,很多工厂倒闭,越来越多的人不看好它的发展前景,认为它再无成长空间可言。

  但是,在大多数人对此避之不及的时候,有家企业却逆流而上,不但规模做到全球第一,技术专利申请量也连续三年位列全球第一,甚至在整个制造业都在过冬的情况下,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2008年金融危机时,整个缝纫机行业都开始衰败,全行业大幅衰退50%,它顶住压力,只下滑了30%;

  2010年,经济好转,它挣脱束缚,一路狂飙,当年暴增达160%,震惊业内外。

  2010年在全球销量上力压群雄,2014年底销售额攀升至全球第二,规模全球第一。

  如果不是这些令人吃惊的数字,你一定不会相信缝纫机这样的夕阳产业,居然会蕴含那么大的能量。

  杰克缝纫机摆脱行业颓势,实现大幅度增长的背后,离不开一个人,那就是阮积祥。

  阮积祥出生在浙江台州,这个背山靠海的地方,人多地少,改革开放之前是贫困地区。

  鲁迅先生曾在文章中,用了一个词形容台州人的脾气——“硬气”,对此,阮积祥很认同,而这种脾性的形成,也和当地的自然地理环境密切相关。

  当年的阮积祥,是一枚标准的学霸,上了重点高中,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畅想,但父亲的一句话,却让一切化为了泡影。

  家里兄弟姐妹五个,都早早开始打工,供阮积祥读书,可维持日常生活的开销还是很艰难。父亲见状说道,“大家都在挣钱,就你还在读书花钱。”

  家里对于自己读书不支持,再加上1976年,母亲意外生病,全家又背上了八千的外债,16岁的阮积祥无奈选择从学校离开,远走他乡,开启了自己的打工生涯。

  刚入社会的阮积祥什么都不懂,只好选择跟着自己的两个哥哥去了东北,做补鞋的生意。

  当时的东北,有很多林木工厂,国企的工人上山下山倒腾木材,偶尔还能买买人参、蘑菇等山间野味,收入很不错。

  因为山路崎岖不平,工人每天活动量大,鞋子很不耐穿,经常需要修,补鞋的生意做起来还是非常有市场的。

  但同样是补鞋生意,阮积祥和兄弟们的生意却比其他家好很多,他们观察了很久,发现与其坐在补鞋店等生意,不如主动上门问询,挨家挨户的问,逐渐在一带形成了口碑。

  兄弟三人为了不互抢生意,分散到不同的片区,每天扛着七八十斤的担子,翻山越岭,走上七八十里山路找寻生意。

  平时连固定的住处也没有,吃饭也完全不规律,遇上大雪封山,甚至好几天都吃不上一口热饭,只能和着雪啃草根。

  因为这样的工作性质,小小年级的阮积祥很快得上了胃病,顾不上治,只能一直挺着。

  晚上实在没有住处的时候,就用免费修鞋换来借宿的机会。找不到住处的时候,阮积祥草堆也睡过,东北的冬天很冷,别人在家里窝冬,他却常常被冻到手脚没有知觉。

  遇上好人家,会招呼他们去屋里补鞋,但更多时候,他们还是只能在户外,冒着寒风做补鞋的生意。

  好在辛苦的付出有了回报,1985年时,阮积祥的月收入就达到了1500多元,在当时,这可不是个小数字,相当于城里人工资的三四倍。

  在外奋斗了几年之后,阮积祥准备回乡创业,正好这时大哥开始做缝纫机的生意,阮积祥也跟着入了伙。

  在这个“五无”的困境下,他们勒紧裤腰带省钱——自己盖工厂房子、购买二手设备、自己学画图纸……

  当时的台州,因为背靠着上海的制造业市场,缝纫机行业很发达,阮积祥帮忙经营工厂,顺便也代理品牌做销售,慢慢积累起来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当时店里是大哥主管财政,短期还行,时间久了兄弟们之间难免因为钱生出嫌隙。所以阮积祥19岁那年,三兄弟选择了分家,阮积祥也拿到了属于自己的两万元。

  他带着两万元的资金,来到浙江义乌准备做生意,可没想到,刚刚开始投资就被人骗去了一万五。

  当年的一万五,可不是一个小数字,知道他被骗的事情,家里的父母都急了,说道,“这分家的钱本来给你结婚用,现在亏了,还怎么娶媳妇啊。”

  阮积祥并没有因为这次吃亏退缩,而是越战越勇,继续租了店面销售缝纫机。在他看来,生意中有赢有亏很正常,自己的能力在那,生意差不到哪里去。

  事实证明,阮积祥的这一步走的很正确,他从一家店慢慢拓展到了五家店,一年可以挣几百万。

  一时间,阮积祥风光无限,正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没想到命运又和他开了一次玩笑。

  长时间的工作超负荷,再加上早年的胃病,让阮积祥染上了肺结核,最惨的时候,居然吐了一盆血,生意只能暂时交给对象处理。

  阮积祥用了一年的时间来养病,之前做生意步子卖得太快,很少有时间来思考未来事业的发展方向,一年的时间,阮积祥一边养病,一边重新规划了自己的事业版图。

  生病之前,阮积祥只想做商业,不想做制造业,传统的制造业太累,来钱也比商业慢。

  生病期间他对于这有了更清晰的思考,消费市场离不开供应商,制造业做起来确实非常难,但要想走得远,离不开这块最根本的土壤。

  1995年7月,阮积祥开始正式开设缝纫机工厂,还拉了兄弟一起入伙,这家工厂起名为飞球。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8年,阮积祥兄弟三人的努力初见曙光,小作坊年产值超过1000万元,员工超过70人。

  机遇与挑战并存,之前缝纫机行业的飞快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息息相关,毕竟当时大家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缝纫机企业越来越多,但人们生活水平越来越好,行业从卖方市场转移到了买方市场,很多缝纫机厂面临经营不下去的局面。

  1999年,是世纪之交承前启后的一年,也是飞球脱胎换骨,重新出发的一年。

  经过“三天三夜会议”的探讨,最终,阮积祥三兄弟和全厂70多名员工共同做出两项艰难决定:马上征地扩建,改为规模化经营;建章立制、转换机制,走现代管理之路。

  阮积祥说:“这是一场豪赌。赌赢了,前路光明;赌输了,几年来的经营功亏一篑。”

  多年以后想起当时的一切,阮积祥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要不是当年的奋力一搏,估计飞球和很多缝纫机厂一样,会在因循守旧中耗费掉自己最后的力气,彻底被时代淘汰。

  工业缝纫机比起家用缝纫机做起来难上百倍,再加上当时并没这方面的经验,最开始做的时候,挑战是一个接着一个。

  为了寻找有经验的工程师,阮积祥亲自上门,一次次软磨硬泡,才请来了当时的天津总工滕书昌帮忙。

  家用缝纫机的生产线被废掉,新技术需要重新攻克,人才不断引进……阮积祥将难题不断攻克,这其中的心酸和艰苦,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最懂。

  在国内站稳脚跟后,阮积祥又把眼光投入到了国外市场,去国外参展,没想到却被老外一顿狂怼。

  一问才知道,原来,“FEIQIU”在英语发音中,谐音同“FUCK YOU”,有点像是在骂人,根本没法销售。

  1999年,正值电影《泰坦尼克号》热映,思来想去,阮积祥决定取名“杰克”,英文JACK,便于走出欧美。

  欧美市场逐渐成熟,又遇上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当时很多人的选择是缩减产出,因为工业缝纫机的需求波动很大,生产线过剩,最后吃不了兜着走的还是自己。

  2009年,杰克缝纫机完成了德国两家公司的收购,彻底打响了行业知名度,在全球行业下跌30%的情况下,杰克缝纫机逆流而上,涨幅达到10%。

  2010年,实现了160%的增长,在中国缝纫机行业里边,销量做到了第一。

  从小鞋匠到跨国企业老板,阮积祥用23年的时间,深耕缝纫机行业,说起自己的成功秘诀,他用了一个词总结,那就是——“笨”。

  这并不是阮积祥的谦辞,在商业和制造业的权衡中,阮积祥没有选择更轻松容易的商业,而是抓住根本,精益求精;

  在别人商业版图越做越大时,只有他,选择了专注缝纫机行业,用深耕细琢的“匠人精神”,一次次得完成了自我超越。

  当每一个人,都愿意静下心来,寻找自己的优势,回到基本面,去做对的事情。慢慢地稳扎稳打,脚踏实地以愚公移山的坚持,发动来自内在的力量,不轻看自己,不受外界干扰,全心全意地投入,那终有一天,会修成正果。

  就像日本流传的那句老话:只要专注、踏实地做好每一件物品,哪怕只是一枚螺丝钉,都能获得成功。



相关阅读:网赌网址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网络经营许可证    

网赌网址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