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网址

您当前位置:网赌网址 > 关于 >

安徽阜阳一70岁老人客厅打地铺声称要分房产 咋

发布日期:2019-04-29 02:00浏览次数:

  阜阳市的马立峰夫妇最近给我们栏目打来电话,说父母生前有一套老房子,这些年一直是他们夫妻俩居住。但是最近他70多岁的哥哥,抱着被褥突然住了进来,直接在客厅打了个地铺,说要分房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申请调解事由:父母生前的房产,分家协议中约定给二儿子,如今哥哥提出要分一份

  眼前的这两位,就是求助人马立峰和妻子洪大姐。马立峰说,这有床不睡,打地铺的,不是别人,而是他大哥,一位今年已经70多岁的老人。

  大哥马力:你老二叫你睡床上,我不睡,你没有人在这,你没有人在这我哪都不睡,我就睡在这,我来的时候睡在这,我还是睡在这。

  虽说现在已经过了春分,但是气温还很低,那么大年纪的老人睡在地上,到底是要干什么呢?马立峰夫妇说,大哥之所以这么做,是想跟他们来争房产。

  洪大姐说,她公婆是阜阳一个学校的教师。几十年前,学校给教职工分房时,她公婆分得了眼前这套70多平的房子,为此他丈夫马立峰还出了一千多块钱的购房款。

  洪大姐告诉记者,丈夫马立峰有兄弟姐妹四人,在公婆去世后,他们针对老人的一些遗产,当初签订过一份协议。

  马立峰的妻子 洪大姐:姊妹四个,有马力,马立峰,马锦峰、马晓峰。出殡过以后,就怕姊妹们闹矛盾,吃过饭以后,姊妹四个就在一块写的协议。

  记者看到,这份协议的主要内容分为两块:一是约定老人的抚恤金归老大马力;二是约定单位分给父亲的房子,因为老二马立峰曾经出钱购买,以后归属马立峰。此协议自签字之日起生效,各方不得违约,签字日期是2003年的6月29日。

  马立峰说,协议签订后,十几年来兄弟姐妹间一直相安无事,房子也一直是他们在居住。但是在去年10月份,事情发生了转变。

  洪大姐说,去年底,大哥马力突然抱着被褥搬了进来,在客厅打了个地铺,不走了。

  原来,除了公婆是这所学校的教师,马立峰也在这所学校工作。当初分房时,他也分得了一间平房。公婆去世后,马立峰搬进了父母的房子居住,就把平房给了大哥马力的大儿子一家居住。

  马立峰的妻子 洪大姐:住我们的房子15年,我们没问他要过一分钱,就是过年的时候,他买点东西过来。

  这对叔侄住在一个院里,平时相互有个照顾,也挺好。但是去年,学校重新给马立峰分了一套新房,侄子一家住的那间平房要退给学校。

  马立峰的妻子 洪大姐:他不愿意退,因为我当时实在弄不走他,如果他(侄子)不走的话,学校扣他的工资,一天是100块钱。

  最终,在学校和国资处等几个部门的协调下,侄子一家才搬离了平房,去外面租房居住。但是,这叔侄之间的隔阂,也在这时候产生了。去年10月份,在马立峰夫妇搬进新房后,侄子就让爸爸马力搬进了这套房子,要求和叔叔共分房产。

  马立峰告诉记者,因为双方一直争执不下,大哥和侄子他们为了进这个家,采取了很多极端措施。

  马立峰的妻子 洪大姐:这上面他扔的小动物内脏,锁眼上打胶,撬锁,往门上楔钉,这门上面糊的屎,大便。

  这兄弟、叔侄间,为了房产争夺,近半年来闹的是不可开交。马立峰说,他们夫妇今年也都50多岁了,他患有心梗、脑梗,妻子洪大姐也有高血压,俩人每天都要吃药,就怕生气。但因为这事,两人是不堪其扰,这才想着找到我们来做个调解。

  马立峰的妻子 洪大姐:我们怎么想,我们叫他出去呀,属于我的他给我呀,他现在违反协议了,那怎么办呢?

  那么,事情是不是像马立峰夫妇说的这样呢?随后,洪大姐通过电话,找来了大哥马力。

  大哥 马力:他没在这,别说是床了,就是桌子上搁的东西我都不动他的,可知道?你别看我是老大,再是一个娘的都不管,那是规矩。我们70多岁了,在外面跑了一辈子,还不懂这点规矩。

  一见面,大哥马力也承认,放在客厅地上的被褥,确实是他的。但他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

  马力告诉记者,他和下面的弟弟妹妹,是同父异母的关系。在他11岁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之后父亲再婚生了下面的三个弟妹。那时候生活十分困难,他年纪轻轻就出去讨了五年饭。可即使这样,他也没张嘴向父亲开过口。

  大哥 马力:几十年我从来没有跟老头闹过一回,也没有跟老头伸手要两个钱的。俺是个继母,我不想让他们在中间生气。

  马力说就连他当初结婚,父亲对他的帮助也很少。直到父亲去世后这些年,他也没想着能从父亲那占丝毫便宜。

  今年马力已经72岁,老伴也73了,还常年瘫痪在床。这些年夫妻俩一直没有自己的房子,在阜阳市区租房住了35年了。可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租房住变得是越来越难。

  大哥 马力:70多岁,搁过去来说70不过夜,80不过晌,70多岁的人,人家都不叫你在别人家过夜了,可知道。今天赁这个地方,明天赁那个地方,这马上就赁不着了,我要是不在这一家住,人家早就不赁给我了。

  正好去年弟弟马立峰一家搬了新家,老父亲留下的这套房子空了下来,他就有了搬进来居住的想法。但这个想法提出后,却遭到了二弟的严词拒绝。

  因为是老父亲留下来的房产,这些年一直给二弟居住。现在房子空出来了,他提出想进来居住的想法,没想到二弟居然那么不顾及情面。老大马力说,他是实在气不过,才强行搬了进来。

  可是,当初老父亲去世时,兄弟姊妹间毕竟签过一份协议,上面明确,这个房子归二弟马立峰。对此,大哥马力是这么解释的。

  大哥 马力:当时签这个协议,俺老头不是那一天老了吗,我喝得迷迷糊糊的,这个协议就是讲老头生前的钱啥东西,签这个协议谁也不要找谁了。

  那么,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呢?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上了他们的小弟马小峰,进行核实。

  马小峰 马立峰的小弟:这个纯粹是胡扯八道,要说喝酒的话,可能当时我们的情绪更激动,喝的更多。那不存在,不存在喝酒(喝醉),这个纯粹是无中生有,无中生有的说法。

  小弟马小峰说,当初他们之间签订这个协议,就是为了避免以后兄弟间胡搅蛮缠,节外生枝。而这个协议,当初他们兄弟几个也都是认可的。

  大哥马力说,这份协议原本应该是一式四份,但现在只二弟马立峰有,所以应该视为无效,现在房子还应该有他一份。

  大哥 马力:摊谁的多少,分多少,比方说我要房子,我掏钱。我要房子,我现在72了,我现在赁不着房子了。

  记者了解到,因为小弟小妹家境都不错,一致同意把他们的那份房产让给二哥马立峰。但是这套房屋产权属于学校,他们作为子女,只有房屋的继承权和使用权,不能买卖。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房子要么给大哥马力,要么给二弟马立峰。马立峰说,对于大哥的要求,他们也愿意做出让步。

  马立峰的妻子 洪大姐:你现在要,要多少钱有个数,在我们的承受范围之内,能给你补贴一点,出点房租都可以,但是你别闹了,你二弟马立峰不能再气了,再气人就气没有了。

  洪大姐说,虽然这房子不能买卖,但同样户型的房子,学校有很多,房产的价格还是可以评估出来的。

  洪大姐说,32万分成4份,那一份就是8万块钱。无论这个房屋归谁,都应该在这个估价的基础上来谈。

  马立峰的妻子 洪大姐:该给他8万,我们就给他8万,我们一分不差。那该我们的,我们姊妹三个的钱,他如果要这个房子,那该给24万不是吗?

  大哥 马力:我如果是要这个房子,我掏钱,我不要这个房子我不掏钱。你要是说让我一下子掏出来几十万,我也没有财力。对着真人不说假话,我也借不到,我就是去借,上银行贷款人家也不贷给我。

  想要房子,又没有那么多钱,现在大哥马力就一个想法,只占属于自己的那四分之一份房产,这才一再坚持,在客厅里打地铺。

  大哥 马力:前天她来就讲了,你老二让你睡床上,我不睡。你不在这,你没有人在这,我哪都不睡,我就睡在这。我来的时候睡这,我还睡这。我这个人就一辈子钢板正直,不爱占巧,不爱占便宜。

  调解员 刘德礼:这样做,你认为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是在法律上讲,你就构成侵权了。

  原本兄弟间签订过的协议,事情过去了十几年,现在大哥马力和二弟马立峰之间,却又对房产划分重新起了争执。因为这个事情,兄弟俩是互不相让,几十年的兄弟情谊,也是越来越生疏。一方不给进门,一方是强行开锁、打地铺占地儿。就在调解小组准备给双方摆摆事实,讲讲道理的时候,大哥马力突然大腿一拍,起身走了,不愿意调解了。

  大哥 马力:不是为了这些房子,我从来没跟他红过脸,我哪一样我都让着他。为啥呢,我想着我一辈子都没有沾过老头的光,现在都要死了我沾这些光,有啥意思。你懂不了解情况,你动不动就那个擦屁股纸给我照照,你跟我照啥?我犯法我蹲劳改。

  马立峰的妻子 洪大姐:都那么大了,这一辈是兄弟,下一辈还是吗?是不是?要珍惜眼前,姊妹们闹那么僵干啥呢?

  马力告诉记者,他虽然和几个弟弟妹妹是同父异母,但他从来没把几个弟弟妹妹当外人,也一直都为他们考虑。所以这些年,即使自己过得再不如意,都没有跟弟妹们开过口。说着说着,老人还从自己的三轮车上,拿出了一张兄妹4人的老照片。

  马力说,这张照片拍了有50年了。当初是瞒着父母,他偷偷带着几个弟妹照的。

  大哥 马力:这个时候,我照的时候爹娘都不知道。就是老二他都忘了,就拍这个相的时候,老二都忘了。我说啥,到以后我们身体不行了,让小孩后代一看,哎,这是俺们亲人,就是这个意思。

  大哥 马力:三弟是铁路上的包工头,她(妹妹)是上海学校的老师,都比我强,他仨哪一个都比我强,就算老二最不行,也比我强百倍。

  既然有这样的亲情在,那么调解也有了继续下去的意义。最终在记者努力下,大哥马力同意重新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跟二弟商讨一下房屋的问题。

  随着交流的深入,大哥马力也向记者敞开了心扉。他说,一开始向二弟索要房子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大儿子,也就是在二弟马立峰的平房居住了十几年的那位。

  马力说,二弟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好,二弟的儿子又常年不在家,平时照顾二弟的事情,都是他大儿子在做。当初二弟也表态过,以后这个房子给他大儿子使用,可没成想,去年二弟搬了新房后,变卦了。

  马立峰的妻子 洪大姐:他就想着俺儿不在家,他就想要这个房子,我要是把这个房子给他了,我儿子回来住哪?他那么多东西我往哪搬?

  大哥 马力:我伺候你, 你有病我伺候你,原来讲的这个房子给我,不要任何东西让我搬来的,你现在反而还问我要钱。

  就这样,马力的大儿子一气之下,这才决定让马力站出来,提出要重新分配爷爷留下的房产。大哥马力表示,他二弟是学校教职工,在这个房屋的使用年限上有优势,而他自己有三个儿子,即使最后他得到了这个房子,等他百年之后,也会留下隐患。

  见到记者后,马立峰的大侄子也是一肚子委屈。他说,在爷爷奶奶健在的时候,一直都是他在身边伺候。爷爷奶奶去世后,他又接着照顾二叔。

  马立峰的大侄子:话说俺爷俺奶没死之前,我照顾三四年。这俺二叔有病的时候,他跟我婶子没结婚前,他在外面跟人喝醉了,都是我去应酬,帮他接回来。跟人家发生矛盾了,都是我弄,在医院住院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我去照顾,我甚至连班都不上,我一看你半个多月。

  马立峰的大侄子:门口写的大红喜字都是我掏钱给他买的,头发,前一晚上剪头,第二天办喜事,二叔剪头钱都是我掏的。

  如今,他两个孩子上学,家里就靠他一个人打工维持。去年,这间平房被学校收走后,他就没了住处。但是,去年二叔分到新房后,承诺把这个房屋让给他,谁知又反悔了。

  马立峰的大侄子:我一开始就跟你商量,我讲你这个房子当时从师院买来的时候多少钱,我大不了多补偿给你一点。我现在没有房子住,你让给我不就行了吗?不愿意。说啥?死都不给我。

  就是在跟二叔多次协商无果的情况,他们才提出让老父亲出面,主张分割爷爷留下的房产。

  原本的兄弟情谊,叔侄情谊,难道就因为这套房产,变成得生疏,变成仇恨了吗?双方之间的矛盾真就无法调解了吗?

  马立峰的大侄媳妇:没有任何调解的意义,我跟你讲,既然老的能跟小的翻脸翻到这种程度。他算他在医院看他自己亲爹,一看半个月,你说我有意见吗?我说一个不字了吗?我们一家人就指望他吃饭呢!俺又不是说霸着这个屋子去卖钱了,卷着钱跑了。俺就将在这住住,缓个几年,等小孩大了,付个首付不久走了吗?

  大哥 马力:他想留,想要这个房子,想要这个房子我对你不外讲,要了以后暂时是给俺俩住。他因为啥他知道我们赁了30多年的房子,他妈今年73,我72,都是70多岁的人了,想着呢这个房子买了以后老了就老在这,最起码不得老在别人家。

  马立峰的妻子 洪大姐:这个房子学校的估价是32万,32万姊妹四个,一个人8万,他要是住的线万。

  一番沟通下来,记者了解到,大哥马力一家还是想留下房子,从金钱上补偿二弟马立峰。但是限于他们家境不是太好,拿不出太多的资金。

  马立峰的大侄子:你讲这可有这个可能吗?师范学院可有这一讲,我这个24万给你,师范学院到时候讲这个房子不管住了,碍事了,人家拆迁了这个24万,我跟谁要去?

  大哥 马力:他要房子给我20万,他咋不愿意,我要的比他还少呢他咋不愿意?

  马立峰的大侄子:你叫我掏给你24万,我可有可能?就是你,你可掏?这又没有房产证,没有啥,师范学院说收就收了。

  记者:我们现在不讲这个房子给你,也不讲给他。因为现在这个房子平时你叔叔不也不在这住吗?就将现在能不能给你们在这住?

  马立峰的大侄子:不管,不是讲给俺住,不能讲说给俺住。他如果说给俺住,那意思讲这个房子权还是他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看着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双方的调解却始终没有进展。最终,大哥马力表示,他们也不准备花钱买这个房子了,他只占属于他的那四分之一。我们的调解也无疾而终。

  大哥 马力:他有他的千条计,我有我的老主意,我就睡我的这一间房。我再给他停几天,十天八天的,他(的东西)再不搬出去,我就给他撂出去了。我的屋子,我不需要你的东西搁我屋里。

  老三 马小峰:我已经觉得,不管最后是什么结果的话,大家都输了。因为这个家务事这样闹的话,其实我感觉都败过了,就是大家都败了,没有多大意思。我原来一直在跟我哥嫂在讲这个事情,要用智慧,要用胸怀,要用情怀,用眼光去处理这件事。对这种事呢,我一是希望它是很公道,二呢就是希望它能够尽快地妥协,能够了解就算了。

  调解员 刘德礼:这个房子本来是他父亲单位分给他父亲的房子,而且没有产权证,他们的父亲只有使用权。后来房改的时候,根据他们提供的协议来看,这个房改房的费用钱也是老二出点钱。那么他父亲去世之后,他们兄弟姐妹4人又达成了一个协议。从协议的内容来看呢,抚恤金归老大说有,房子归老二所有,而且双方都签字确认的。

  调解员 刘德礼:从协议的角度来讲,房子的使用权应该归老二。当然,从亲情的角度讲,从兄弟姐妹和谐的角度讲,他弟弟如果有房子愿意让给他,通过协商把房子让给老大住,或者让给老大儿子住,或者老二住,如果他们能达成一致,那么,这也是可以的。那么都要住这个房子怎么办呢?那只有通过单位或者地方居委会、派出所调解,如果实在调解不好,他们只有诉诸法律,进入诉讼程序。各自主张各自的权利,由法院作出最后的判决。

  原本的亲兄弟,亲叔侄,为了争夺房产,现在闹得不可开交,实在是让人唏嘘。调解中记者得知,这兄弟俩的家庭生活都各有难处。老大马力年纪大了,老伴还卧病在床,而老二呢,虽说在学校上班,但患有脑梗心梗,妻子也有高血压,需要长期服药。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虽然生活各有难处,可以慢慢去客服,而亲情伤了,再多的金钱都买不回来。我们也希望这一家人能好好坐下来,各自做出让步,妥善处理好此事。

  清明节,又称踏青节、行清节、三月节、祭祖节,节期在仲春与暮春之交。清明...[详情]



相关阅读:网赌网址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网络经营许可证    

网赌网址 | 网站地图